当前位置: 主页 > 历史咨询 >

长平之战中,廉颇早就埋下了战败的种子,为何后世只骂
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17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文|飞鱼说史

公元前260年,已是战国末期,离秦王嬴政统一华夏,只剩下了四十年左右的光景。

纵观此时的战国七雄,韩国、魏国、楚国已经被秦国打得不成样子,燕国偏居一隅综合国力也不值得一提,齐国又奉行“独乐乐”的政策,两耳不闻战国事。

秦国愈发强大了,但能和秦国在军事上相抗衡的诸侯国还有一个,那就是赵国。

秦国对于赵国的强大是担忧的,因为最后一个绊脚石如果不能搬走或者击碎,那么秦国的统一大业,永远也只是南柯一梦。

在这种背景之下,秦赵之间的大决战就无可避免了。

这场决战没有让秦国等太久,赵国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,原因也很简单,仅仅因为一块地盘,这块地盘是韩国的上党郡。

秦国为了吃到韩国的这块肥肉,可是花费了很多心思,花费了很多年,最终切断了韩国上党地区和韩国国都新郑之间的联系,这样上党郡也就成为了秦国的囊中之物。

韩国国君一看这架势,打又打不过秦国,于是就决定把这块地直接割让给秦国,以谋求自保,于是就派了冯亭去完成和秦国的割让手续。

但是冯亭到了上党,却私自作出了把上党郡送给赵国的决定,赵孝成王一看,天上掉下个大馅饼,不吃白不吃,于是欣然接受,结果秦国却不干了,于是发兵进攻上党郡。

秦赵之间的长平之战,就此拉开了序幕。

不过深入了解过长平之战的小伙伴,就会发现一个问题,那就是在这场大战中,廉颇早就埋下了战败的种子,那么为何后世只骂赵括呢?

为了说清这个问题,我们需要以赵国三个人的视角进行分析,且听飞鱼逐一道来。赵王眼中的长平之战。

公元前260年,这是我继位后的第六年,你要问我是谁,我,嬴姓赵氏,单名一个丹字,什么,你没听过,没事,那我的另外一个称号,您一定听说过,即赵孝成王。

继位已经六年的我,极其渴望建功立业,我最佩服的人便是我的爷爷赵武灵王,可以说,我现在的家产就是我爷爷留给我的,当然这里面还有我爹爹的功劳,尤其是他手下的蔺相如和廉颇,更是让人如雷贯耳,而现在他们两人也成为了我的左膀右臂。

虽然我的能力自我感觉还行,但是人们总是认为我不如他们,不过我立志要超过他们,因为韩国给我送来了一个机会,那就是把上党郡送给我,想我的祖辈,为了一座城池可以打一辈子,而我却可以不费一兵一卒拿到十几座城,这上党虽然有些烫手,不过吃着应该很香。